Photo by Benjamin Davies on Unsplash

“这个杀手不太冷” 是我刚接触工作时看过的一部电影。看的时候心潮澎湃,这么多年了,很多情节还是挥之不去。打打杀杀已经过时,但末尾片段记忆犹新。

小女孩带着leo最喜欢的一盆花来到一片孩子玩耍的草坪。她把花埋了下去,喃喃自语道:“你,回家了。”

全片在镜头拉向全景后自然谢幕,我相信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落泪了。是的,他回家了。是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想问我自己,我回家了吗?

我们的人生过的很快,犹如我们吃的快餐。但最终我们还是要面对例如我是谁这么哲学的问题。小女孩的坚强告诉我们,有的时候答案就在我们的面前,可我们就是迂回前进,去探索,去挣扎,但就是不敢去直面。我想说与其盲目挣扎,不如坚强地重置。

小女孩告诉了我们什么

她是一个没有家的人,至少在她到孤儿院之前。她也不觉的会非常喜欢这个地方。但对于失去了很多的人来说,不会无聊地去自寻烦恼。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。起点低好比伤心失落,什么能比失去更可怕的了吗?

谁说失去的东西是最好的?先不说有些失去的是痛苦的东西,就算是美好的东西,失去就是失去,这个状态已经成型。从现在开始得到的可能是美好的,至少有50/50的几率。你要是痛苦,你可能来50的几率都做不到。而且痛苦是给别人看的,不是吗?自己的痛苦有何建设意义?完全没有。

不能再墨守成规了。脑子里对固有事物的定义需要改变,因为它们的定义让你已经失去了这么多。一定意义上来说,它们的定义相当程度是不可取的,至少无法让你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。唯有破除部分错误的思维,才能直面过去和未来。

所以,能帮助我重铸未来的,就是我的家。

就算那是一片共用的土地,就算那是一片不为我打造的土地。哪片土地是天生为我打造的呢?

我是一个人,如果我身边的土地养育我,我就应该回报这边土地。因为我在这片土地上活着。

于是,我属于这片土地,这片土地属于我。

我到家了。

--

--

年轻时候轻狂;老来读了点书,更狂。态势二字,似乎又有一点自己的见解。首先,简单说说什么是态,什么是势,从势来讲先。 势 我们常说,“势头不对,拔腿就跑。”这基本就是对势的理解。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可以感知的,但又高于自己的一种情况。天要变热了,公司要破产了,国家要打仗了,这些可能都是一些好的例子。 每个人的感知不一样,所以感受到的不一样。有的人觉得冷,有的人还嫌热。所以势往往是讲一些比较大的事物,一些对所有人来说都既成事实的事物。 每个人的人身阅历也不一样,可能感受到的范围差别很大。有人关心国家大事,甚至关心外星人;而有人只在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但就算范畴再大,大道三千,你也有关心不到的领域。 无论如何,势是比自己高过二三个级别的东西,这就对了。你无法改变,没有人会询问你的观点,它就已经决定了。 说了势,我们再来说说态。 态 我不知道古人是否接受对态的理解。我自己觉得就是一个状态,尤其是个人所处的一个状态。例如你是班里的男生,你在公司是管理层,你下班需要打车。很少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态,尽管对自己态的把握可能不准确,自己还是很有观点的,而且不吝惜发表对自己态的感想。我们的social network基本上就是建立在这个态上的。

态与势,孰赢?
态与势,孰赢?
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

年轻时候轻狂;老来读了点书,更狂。态势二字,似乎又有一点自己的见解。首先,简单说说什么是态,什么是势,从势来讲先。

我们常说,“势头不对,拔腿就跑。”这基本就是对势的理解。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可以感知的,但又高于自己的一种情况。天要变热了,公司要破产了,国家要打仗了,这些可能都是一些好的例子。

每个人的感知不一样,所以感受到的不一样。有的人觉得冷,有的人还嫌热。所以势往往是讲一些比较大的事物,一些对所有人来说都既成事实的事物。

每个人的人身阅历也不一样,可能感受到的范围差别很大。有人关心国家大事,甚至关心外星人;而有人只在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但就算范畴再大,大道三千,你也有关心不到的领域。

无论如何,势是比自己高过二三个级别的东西,这就对了。你无法改变,没有人会询问你的观点,它就已经决定了。

说了势,我们再来说说态。

我不知道古人是否接受对态的理解。我自己觉得就是一个状态,尤其是个人所处的一个状态。例如你是班里的男生,你在公司是管理层,你下班需要打车。很少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态,尽管对自己态的把握可能不准确,自己还是很有观点的,而且不吝惜发表对自己态的感想。我们的social network基本上就是建立在这个态上的。

“年少轻狂。” 基本上就是说我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定位,尤其是不能把握在自己圈子里的定位。班级里你第几;公司里你是否高层。你什么都不是,但能说出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观点,经常得罪了谁你都不知道,所以死的时候你也毫无头绪。

如果说态可以用数值来表征,它浮动在一个平均值的周围。但这个平均值是一个局部(local)的值。所以如果最小值的话,它也是一个局部的最小值;反之最大值也是一个局部的最大值。你是公司的CEO;但你不是总统,是吧?大道三千,那小道就不止几万了,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是可以的,不是吗?

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态,什么是势,我们应该听谁的呢?

态势之争

我相信最基本的态势,如果你能了解,对你已经有了莫大的帮助,尤其是当态和势都指明了相同的道路的时候。这个时候你会看到很明显的社会运动,因为大多数人都能感同生受。

可往往我们会处在态势的斗争中:一边势头已经变了;而另一边你还在争取晋升。这个时候往往是考验我们的灵魂的时候了,因为你到底要什么最终决定了你的方向。初心,年轻的时候很淡,但等你有了一定基础的时候却会占很大的比重,甚至会让我们铤而走险,“丧心病狂”。

那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谁呢?是态,还是势?

大道三千,当然是都要相信。

但也都不能全信。世事也有一定的偶然性。更何况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一条完美的曲线。你能得到一定的东西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。不管你得到的是你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。理想和现实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结果。

我们不能,也不会抛弃理想。你心中所想,不会消失。与其抵抗,不如正面对待,至少让它带着我们去我们从来不敢想的地方看一看。

如果现实教育了我们,不给我们所想的。我们就退一步,痛定思痛,看着别人的棒棒糖流一流口水,再回去吃我们的米饭。米饭很香,棒棒糖不过是更香一点。我们可以比较哪个更香,也可以平行地不去比较它们。

跟股市一样,上上下下,有的时候上赢了,有的时候下赢了。我们也可以选择让态势去打一打斗一斗,让理想和现实去拼杀一下。我们选择屈服于赢的那方,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选择不参加战斗。结束了它们会通知我们的。

“狭路相逢勇者胜。”

了解态势是我们的责任,输赢就让给我们的理想和现实吧!

--

--

Fang Jin

Fang Jin

69 Followers

Front-end Engineer, book author of “Designing React Hooks the Right Way” sold at Amazon. On my part time, I’d like to share my view in current economics.